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世界杯憶當年》__ Don Chen (71)

2018 WC Final  Lionel Messi Argentina Christino Ronaldo Porgual  Neymar Brazil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足球賽進行得如火如荼。七一届同學千里之外,不分晝夜網上飛鴻,也討論得熱烘烘。講當代球皇,從阿根廷的梅西,葡萄牙C朗,到巴西的內馬爾....談到往日的香港球皇,姚卓然,胡國雄,張氏兄弟....在香港長大的男孩子,少有不喜歡足球的,回憶引起了當年情。這足球討論就更有意思了。

多倫多的 Fred 葉同學,每天都會在比賽前,發出簡訊:對陣隊伍,時間。賽後,更有簡短評論。英文報導精準且毫無偏幫。比 ESPN 好多了。今屆世界杯,由於美國不能入圍,這體育王國把世界杯消息放在第二位。墨西哥電視台,「goal goal goal.........」震耳欲聾,此起彼伏,這是我唯一懂得的墨西哥話,如果多懂幾句墨語,我會轉台看世界杯。

同學們贊揚Fred 的報導,有人更把他比作當年香港電台的足球報導員,葉觀楫與盧振煊。

這比較引來了葉同學一段深情的回憶:

「少時侯,在澳門,不單止沒有電視機,連收音機也沒有,一有波打,只得跑去樓上一對長者家裡聽波。正如你們所說,評述員乃係葉觀楫與盧振煊,尤其是同宗 "大聲葉", 講起波嚟,非常肉緊投入,加鹽加醋,十分引人入勝,非一般後來者能及 (包括林尚義在內, 他當時也正在踢波,打中場)。還記得當時有一支巴西隊到訪,好像是山度士,父母知我是波痴,也肯出資五大澳元讓我獨自 (我當時是十歲左右) 到蓮峯球場睇波,父母愛子之心,銘記難忘。

話說同宗 "大聲葉", 據聞是港華仔,在港府任職工程師,講波是業餘兼興趣,退休後來了溫哥年,在星島日報(當年只有星島,沒有明報) 副刊有一份專欄,除之談及波經和生活點滴之外,也經常教人如何修理房屋,寫了十多廾年,直至去世為止。」

太好了。父母愛兒子,五大澳元送仔去看足球。

洛杉磯岑學士 Tom 同學立刻回答:

「Fred 是老資格球迷,我聽收音機講波也是從葉、盧開始。五大澳元睇波不便宜,可能是對外隊關係。記得我第一次入大球場睇對外隊賽事是67年的亞洲杯中區預賽,香港對南越,香港贏2-0, 港隊有盧德權、龔華傑、張耀國、鄺演英等,忘記何祥友是否在陣了。」

香港的雀王 John 突然出聲:

「當年家父和足總高層熟絡,我幾難求一票的賽事都有入埸券,worst scenario 是扮執波仔在場館龍門後面睇波。」

又是父親帶兒看足球。龍門後面看球更是羡煞人也。

九龍華仁書院的足球場綠草如茵,在鬧市中心猶如放了一塊翡翠。

Fred 記得:「我還記得在華記第一年 (1966), 霍英東便來到我們的草地打 "元老波", 有口痕友話:"千祈唔好踢襯老細. “」

九華的美好校園培育英才,九華的足球場教出了一大批懂足球的學生。幾十年後,他們對世界杯的評論絕對一流。

當然,也有對足球不甚了解的同學。香港文膽同學 Arthur 回憶:「梁教授祥海說,成班儍佬追住舊嘢踢來踢去,we wa 鬼叫,唔知點解咁high.」

溫哥華劉狀元說:「中一時我同你都有在沙場追住舊圓形物體,但沒有人傳給我們踢,得個追字。」

塵噹評論,欠缺體育基因的人打球永遠得個「追」字。圓形物體是女仔,越追, 女仔走得越遠。

曾記否?香港是亞洲的足球王國。多名港脚代表中華民國出戰亞洲杯。香港球員有姚卓然、黃志强、莫振華,黃文偉、張氏兄弟。

那是香港足球最輝煌的年代,港脚可以橫掃亞洲無敵手。

一九五四年亞運足球,由球王李惠堂擔任教練領軍的中華民國隊拿下金牌,開啟以香港球員為主的中華隊稱霸亞洲多年的「足球王國」時代。

一九六零年,中華隊第三次參加奧運足球的世界大賽,未滿十七歲的黃文偉入選代表隊,有「神童偉」之稱。

五十年代香港球壇的南巴大戰。那是當年最哄動的戱碼,每次都吸引無數球迷通宵輪候購買球票。六十年代南星(星島)爭雄。五六十年代,南華球壇稱霸,有四條烟士的姚卓然、黃志強、莫振華。擺出雙牛陣,二人司職左右翼,雙翼齊飛,水銀瀉地。更有君子「肥油」何祥友。他被踢不還腳,駡不還口,被踢倒後,眼也不望對手,起來継續踢。這樣的體育精神今天已經絕跡,英女王叫好,授予君子勲銜。

同學們總結,當年在香港球場上叱咤風雲的球星,晚境多潦倒。原因是許多人小學都沒有畢業,踢球過了顛峰期,工作無着落。

也有例外的,郭家明在La Salle 讀完F5, 去英國考了個教練牌,後來當上香港隊教練,他是最懂得為未來打算的一位香港足球明星了。

家父當年說:「仔,打波搵食不行。要讀書,要學一技之長才是長久之計。」

「萬般皆下品 唯有讀書高。」?

這往日的封建思想已經不合時宜。當今世界,職業運動員是受人尊敬的,收入更是勝人一籌。

馳騁球場,過關斬將,勁射破門掛角,搏得全國歡狂,贏得金靴美人歸。我突然間想做 C朗。

Don June 28, 2018.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世界杯憶當年》__ Don Chen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