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两兄弟》__ 陳柏齡 (71)

《两兄弟》
 
 
两兄弟的年齡隔了三年,哥哥叫「天倫」,取共度天倫之意。弟弟叫「兆倫」,我也不太懂是什麼意思,希望他無邊無盡,千千萬萬的意思吧。哥哥的英文名叫 Alan, 弟弟叫 Adam, 這個我懂,兩條 As 是也。
 
小時候,带兄弟去理髮。上海理髮師愛逗小朋友,極搞笑能事,稱哥哥為「冠軍」,哥哥從來不笑,也不出聲,坐在椅子上,乖乖地看著鏡子,把頭髪剪完。輪到弟弟,他吱吱喳喳與理髪師亂講一通,上海佬要費一番功夫才完工。
 
在小朋友的遊樂場,兩兄弟都愛爬牆。哥哥勇敢,咬著牙爬得很高,把媽媽嚇死了,大叫:「下來,下來。」弟弟膽子較少,三幾級就不往上爬了。
 
他們都參加了小朋友籃球隊,哥哥的反應較慢,弟弟可以。後來,我教他們打網球,高下立即見到。
 
有一次,一家四口開車郊遊。媽媽幫哥哥溫習數學題,他的回答時對時錯,弟弟插嘴,題題中!我想,弊!小的比大的聰明,要小心應付。
 
一家四口愛看電影。我對 Harry Potter 這類魔幻故事弄不清楚。哥哥心裏明白,但是不會解釋。我只好向弟弟求救。
 
哥哥比弟弟更喜歡看卡通影片,也喜歡畫卡通人物。這樣好吧,逢星期六,送他到上海藝術老師那裡學習畫画,直到高中畢業。
 
弟弟三年级,做手工制作工課,哥哥幫弟弟畫圖,弟弟感激之至。
 
兩兄弟都長高了,隔一段日子,就在廚房的牆壁上用鉛筆紀錄他們的身高,慢慢地,弟弟比哥哥長得高。
 
哥哥沉默寡言,弟弟多說話。兄弟吵架總是弟弟用道理勝出。麻煩事來了,哥哥心中不服氣,常常拳頭以對。本是同根生,做父母的確實傷心。
 
哥哥的房間淩亂,弟弟則整整有條。哥哥算術能力差,弟弟性強。哥哥在體育運動上欠靈活,弟弟可以。哥哥寫文章不行,弟弟的文章內容和想像倶全。老天爺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不公平!弟弟把父母親的優點全拿了,缺點都遣傳在哥哥身上。
 
哥哥有一特點,不愛問問題。他的自信心很足。我教他,不請教別人會吃虧。
 
與哥哥的父子交流,從來是一問一答,簡單明瞭:
 
「Are you going to movie?」 
「no」 
「Are you ok?」 
「yes」
「Can you come home for dinner?」
「ok」
「hey, watch out, you gain some weight.」 
「idiotic」。
 
兩年前的生日,哥哥請父親吃中午飯。我驚喜地發現,出現了父子促膝談心的一幕。雖然說得慢,他把想法,工作,學業,朋友,什麼事都告訴父親。
 
從此找到了一個方法,要聽哥哥講近况,父子兩人去餐廳吃飯。
 
與弟弟交流容易,天南地北,網球足球籃球乒乓球,新聞電影電視流行曲,任爹選擇。
 
十一年班的暑假,哥哥找到了暑期工作,開車送 Pizza. 他高興極了,我高興極了。我想,好樣的,此子餓不死。
 
我的做人准則,只教仔做人,不教人做人。我對弟弟說,哥哥有許多地方比你強,他膽子比你大,藝術欣賞比你懂。對哥哥說,你應該為弟弟的讀書成績驕傲,遇到困難時應該請教他。
 
兩兄弟有一共同點: 愛護地球。我發覺,喜歡藝術的人更愛地球。
 
他們都進了大學。哥哥進了洛杉磯的 Ottis College,  學藝術的,主修廣告設計。這私立大學學費多,補助少。弟弟進了西北大學,學費多,補助多。
 
弟弟上西北大學讀書,讓哥哥對他的觀念改變了。哥哥開始佩服弟弟,為弟弟驕傲。有問題,也常常請教弟弟。尤其在英文方面,resumes, cover letter 求弟弟修改 。
 
哥哥大學畢業典禮,弟弟從芝加哥回來參加。弟弟畢業,哥哥也在現場鼓掌。他們變成哥倆好,我們夫妻安心了。
 
在芝加哥一高級扒房,一家人大吃一頓慶祝弟弟畢業。
 
我對兩兄弟說:「I treat you brothers the same,I gave Alan 10k to buy a car, I will give Adam 10k to buy a car.」
 
也不全是一視同仁。我更說,人誰無死,我的財產就是這些,比上十分不足,比下也算有餘。足夠你兄弟倆站穩陣腳。
 
「but I will give Alan more because it is harder to make money in arts.」
 
兩兄弟相顧而望。哥哥:「no, I want equally share .」
 
兩兄弟都找到了工作,哥哥的工作與他興趣有關係,每星期上夜學進修本科。弟弟回洛杉磯做工,原因之一是希望與哥哥搬出家住,互相幫助。
 
今冬,兩兄弟將一起上雪山滑雪。現在,弟弟的滑雪技巧比哥哥厲害多了,但這已經再不是問題。
 
這兒的中學開學了。早上練習高爾夫球,開車經過熟悉的街道,看到家長們送孩子上學。走入七仔店買咖啡,那印度店員還在,只是眼眉毛變白了。
 
送兩兄弟上學的日子已成過去。
 
Don
August 18, 2017.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两兄弟》__ 陳柏齡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