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中國行 2015_廣州開車》__陳柏齡(71)

    

我的故鄉在廣州,那是一個终身難忘的地方。我剛剛拿到故鄉的駕駛執照, 開車入鄉隨俗。

在廣州市區開車,有點兒像晨運的「慢跑」。參加運動的人真多,為了跑到目的地,人們你閃我避,「慢跑」擦肩而過。

車子開得慢,有些司機邊跑邊問路,有些在看城市風貌,很多數司機在打電話。他們隨時會把車停跑,停在馬路中央,跟本不把別人放在眼內,你有你跑,我在休息。"沒關係”,”不生氣”,大家繞過他繼續「慢跑」。的士司機盡可能開得快,他們想「快跑」。 

我是廣州開車新手。這兒開車新手多。我的姪女拿到駕照大半年,利用「優步Uber」軟件,休息日做司機賺取外快。 

由於不熟路,我喜歡塞車,這樣子我可以看淸楚往哪跑。手機上GPS帶路的姐姐講話嬌滴滴,(據說是林志玪聲音), 什麼叫「輔路」? 她的普通話我不全懂,我聽到「腐路」,「豆腐」的「腐」。姐姐警告,前方三百米有監控攝像錄影,拍攝運動員「亂跑」行為,這我聽得最明白。廣州的攝像頭比交通燈多。 

車子多是國產的。也有寶馬,平治,甚至法拉利, 它們無用武之地,反正都在「慢跑」。泥頭車,大卡車,公交車是車霸,私家車要讓它們先行。 

「慢跑」人是盡量遵守交通規則的,行人是不遵守交通規則的。由於車多行人也多,司機經常「被迫」違規,違規過綫;違規跑入専車道;甚至違規掉頭。我希望政府對這樣的違規「隻眼開隻眼閉」。建議政府首先整頓行人的行路規矩。 

廣州城區少有重大交通意外,原因是:1,車速慢,2,重典治醉貓。皮肉傷是經常發生的。我不怕,反正我開的是老爺面包車。 

在舊城區最繁忙時段堵車。綠燈亮,交警嗩子響,車輛開始鬆動。一時間,「馬啼聲碎,喇叭聲咽。」;私家車,貨車,公交車,匯同摩托車,單車,三輪載貨機動車全在移動着,更有幾位把自己當作「車」的行人橫過馬路。轉左轉右的,掉頭的,直駛的,真乃「車如泄蟹人如蟻」。炎炎夏日,灰塵茫茫, 夕陽餘暉灑落在六二三路的人民橋上,交織出一幅奇特的景象。 

辛棄疾「青玉案」詞:「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風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如龍舞。」 

「東風夜放花千樹」我同意。「寶馬雕車香滿路」?那就要看司機的心情了。 

我的心情美得很。 

全文完。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中國行 2015_廣州開車》__陳柏齡(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