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初學高爾夫球》__ 陳柏齡 (71)

每逢禮拜四,必與一班高幾班的過去「精英」飲茶。培正的,聖保羅的,英皇的.....我是唯一的華仁仔。「殘渣」學生叨陪未席。
 
他們是退休工程師,醫生,科學家,生意人...為美國社會貢獻良多。今天衣食無憂,每星期圍繞在滿桌子蝦餃,燒賣,腸粉,叉燒酥,炒粉,炒面,前高談闊論,講本地時事;港澳新聞;神洲大地;保健常識;最平美食;現代佳人;討論 iPhone 新系統的功能......他們懷舊,懷念往日的風彩。
 
他們的所有題目,我皆可「加把嘴」,throw in my two cents,唯有談到高爾夫球,我立刻「收聲」。
 
朋友們眾口一致鼓勵我學打高爾夫。懇切之情打動我心。
 
「Don, you don't need to buy golf clubs, I have an old set for you.」 兒時友人黃醫生說。
 
「Don, 我教你。」 上海老教練主動請纓。
 
「Don, 你有網球根底,容易學。」 他們都這樣對我說。
 
究其原因,退休人士在尋找有共同語言,共同興趣的人一起做有益身心的活動。
 
凡是有關體育運動的消息,我必關心,尤其球類。看老虎 Wood 和 金熊 Nicklaus 在電視上打十八個洞多次,但是自己從來未曾踏入高爾夫球場,更無走足十八個洞。
 
我決定跟著朋友們,坐上電動車,花四小時觀摩高爾夫球的十八個洞,感受一番。
 
未學揮桿,先學衣著。我學懂了入場打球,不能穿牛仔褲,T-shirt.
 
感受果然清新。遠望青山隱隱,近見綠水悠悠。亭臺、樓閣、小橋、點綴在這綠草如茵的高爾夫球場上,有山崗有沙圈也有水塘,微風吹拂,一群群鴿子飛翔在這早春二月的晨光下,生機勃勃。
 
這是一個市政府建造的高爾夫球場。平民價格。離開我家僅有十分鐘車程。唏!何必參加九十九元旅行團,跑去欣賞大自然的山川河泊。誰說人工建造的景色風光俗套。大觀園也是人工造的。
 
喜見一墨裔球手揮桿。此人酷似我以前的花王Joe,咬著半截雪茄推草。他是咬著半截雪茄打球: 拉後,左手筆直,雙腳微曲,轉身,follow through! 他把白球兒打得很遠,球兒與孤鴿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啊!他把球打歪了,掉落在水塘里。網球怎可咬著半截雪茄打,this is my cup of tea.
 
華仁同學不乏高爾夫球愛好者。他們來信鼓勵我學球。
 
LA Pius: "Don, if I can do it, you sure can.”
 
Toronto Edmond: "I am there to enjoy the nice scenary. "
 
HK Albert: "Golfing is great fun. Can play until you are 90......Quite a lot of people have changed from tennis to golf.....”。
 
我决定學打高爾夫。在上海老教練的指導下,學習基本知識:左手伸直,頭不能動,腰部要自然地轉.....。
 
從來知道,球類運動需要 ball sense. 曾經與吾友才子打籃球,他老是接不住那個籃球,他棄手用臂接球,傳給他的球稍快,籃球必然打中他的胸口。他是一個無可藥救,ball senseless 的寶貝。少年時愛「食波餅」,直到花甲。
 
自信 ball sense 爆棚。那小小白球動也不動放在綠色的地毯上,左眼睛看著它的右臉珠,對準揮桿。
 
我就是打不中!不是打空,就是剃球頭,就是打在地毯上,手也弄痛了。
 
心中咕嚕:「啥玩意?網球是動的,飛來飛去,高低無常,球動人動,我可以把它打在球板正中央,為何我打不中這靜止的小小高爾夫球?」
 
偶爾也會打中。那小球兒像是洩了氣的氣球亂串,彈出幾丈遠。
 
有二十多年高球經驗的同學,雀王John 發表意見:「To me, golf is the most frustrating sport. When u think you have mastered the woods, then you have problems with the irons and when you have sorted out your irons, the chipping and putting go stupid. After you have sorted out your chipping and putting, all of a sudden, the woods and irons would come back and haunt you. 」
 
我是新手,完全聽不懂雀王的話,但隱約中,感覺到「frustrating!」
 
How frustrating?
 
雀王舉例說明:「我激到打断兩枝桿。」
 
「I hate the sport but as Albert rightly said, you could play until u r 90. I still prefer swimming , both wet and dry.」
 
年近七旬的友人,高爾夫球發燒友黃老板說,他建議過了六十歲的人不學打高爾夫球,理由不詳。
 
老教練借我一枝七號桿,給了我一舊手套,我單桿練習,絕不氣餒,誓要把那小白球打中。南加州風和日麗,無論何時,我都可以獨自走進此中来揮桿,自得其樂。四元一小籃子,有五十個小白球,八元是大籃子,有一百二十個。自由自在地擺好架式揮桿,揮累了,咬半截雪茄休息,欣賞籃天白雲,烏語花香。這樣子揮之,退休金難揮盡。
 
幾次練習之後,我開始有感覺。我打中了白球兒,球兒越飛越遠。我愛上了這運動。
 
有一天,在球場上遇一曰裔老伯,他全副武裝,精神霍礫。我們用英文聊起天來。
 
我問他貴庚:「How old are you? Sir.」
 
「I am 73.」
 
「When did you start playing?」
 
「Half a year ago.」
 
了解之下,老伯的老伴半年前走了,無人陪他往湖邊垂釣。他獨個兒走來學打高爾夫球。
 
「This is a good game, my friend.」
 
青山在,人未老。我倆邊走邊聊,健步走入了那車輛稀少的停車場。
 
全文完。
 
Don 猴年初一拜年。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初學高爾夫球》__ 陳柏齡 (71)